The Rose

2014/11/19 § 發表留言

the rose

我說,愛是一陣風,無情地捲起塵砂礫土

我說,愛是一朵雲,任意地遮蔽萬里晴空

我說,愛是一片海,殘忍地淹沒奇花異木

有人卻說,愛是花朵,而我是那唯一花種

曾經傷痕累累,即將翩然起舞

一度輾轉難眠,如今昂首闊步

充滿信心的雙臂,擁抱黑暗並期待黎明

生命揮動它耀眼的翅膀,刻畫靈魂的痕跡

繁星閃爍的夜晚,我將不再孤獨

千里無盡的旅途,我將攜伴同路

懂愛的人即是幸福

因為當寒冬苦雪退去,新春暖陽來臨

那幻化成嬌艷玫瑰的花種

將欣喜的一償願宿

—敬 Amanda McBroom‘s “The Rose"

Ingratiate

2013/10/09 § 發表留言

door

說討好
只是卑微的在黑暗中摸索解藥
自我安慰的羽毛
它原來是那麼的閃耀
在柵欄裡(外?)的你
難道真的知道
愛不是孤山冰冷的芍藥
也不是闇海糾纏的海草
在闔上門扉的一刻
有誰看到我的光芒與驕傲?

Sacrifice

2013/10/08 § 發表留言

feed

圓潤卻堅硬如石
羊脂白玉般的透徹
神聖的天使肌膚
讓人忍不住輕撫愛憐

顫抖的小小花蕾
在接觸的那一瞬間
以尖叫抗議侵犯
以哀嚎透露痛苦

可愛的天使已經不在
憤怒佔據她柔軟的身軀
無奈充滿她脆弱的靈魂
她的眼睛開始淌血

這是多麼殘忍的虐待阿?
劃破黑夜的利刃
一刀一刀刺進天使的心
貪婪的向她索取延續生命的靈藥

金黃色的汁液
那神聖的寶藏
從傷口噴湧而出
洒在眾人歡樂且無情的身上

Stage

2013/10/06 § 發表留言

stage

新的血管生成
交錯在心的上方
像繭一般
厚厚的
錯宗複雜

仇恨的枝枒生長在你的心理
向下扎根 渲染着宣紙的經緯
孤傲的老鷹飛過荒涼的大海
化成駝背老者行於枯林之間

螞蟻居住在你的血液中
啃噬着顫抖的神經
鞭痕累累的身體
終將無法追隨
時間的無情流逝

我的舞台已然升起
玻璃帷幕拉開
眼淚如落葉塵埃
孤寂迎向燦爛
只允許我留下足跡

Emptiness

2013/10/06 § 發表留言

MOLESKINE_023

空氣流通
穿過肺泡
毫無痕跡
無法追尋

我的心裡有一個空洞
紮實 結構完整的堅硬
根深蒂固般的懸在那裡
只是 懸着

請用愛來填補
那輕聲吟唱的毛細孔
請用耐心斬斷
那孤獨起舞的神經

當幕帘拉開 掌聲響起
透著昏黃微光 漫天迷蒙的空氣中
只剩殘石碎瓦的顫抖遺跡

Never say “Never" to your life!

2012/04/30 § 發表留言


This is my first ever drawing i drew in my note book last April.
No kidding…exactly the same date after a year, I tattoo it on my wrist.
(i found out it was the “same date" from my old note book after i tattoo it~ amazing!)

I never knew i can draw such imagenation picture which i am doing right now.

You are far more then you know about yourself!!

舊衣物

2012/01/12 § 發表留言


或許只是因為喜歡舊衣物的溫柔可親。從學生時代就愛鑽進二手衣店,翻翻找找,相信會有一件失落的襯衫等著我,也可能是一條渴望愛的裙子。

台灣二手衣店不常見,大概跟民族性有關。幾十年來的苦幹實幹就該享受享受獲得一件新衣服新行頭。不要的舊衣只屬於在早市提供另一個階層的外籍勞工,撿撿便宜寄回家鄉給姊妹孩子或擺擺時下辣妹的姿勢。

唱著單口相聲坐著高高的老闆脾氣好,扯著喉嚨鼓勵大家掏錢帶走手上的花花綠綠,卻又不敢大方承認他的商品不是嶄新的來自美麗的工廠。他們已經失去了光芒,亦沒有了名字,只是一群被衣櫃踢出來落伍的小丑。

一件黑白格子在角落喊我,歪歪扭扭自卑的倚在生鏽禿了頭的淺藍衣架上。她需要伸展一下姿態,才能讓人清楚的看見她的樣貌。依舊美麗,該白的雪白,該黑的黝黑。幾條皺紋不礙事的,我笑起來不也有嗎?妳只是苦笑笑僵了罷了。幾乎完美無暇的妳,究竟是誰為何忍心將妳拋棄?妳說,我已不合時宜。
輕嘆口氣扯起嘴角微笑,不會的,沒有什麼是不合時宜的。撫了撫平她的眉心就將她攬在身上。

抬頭,舉起手臂,以一種平穩的快板用指尖在一個一個被衣架撐的緊繃的肩線上漫步。愉悅的尋找著我的新朋友,他們歡呼並高聲歌唱。再一次以初登台時的亮麗驕傲的向我展示他們的特技。小小缺點都不用擔心,習慣也是可以改的。太長的剪短換個造型再一次起舞,太多的收緊深呼吸又是另一個姿態。人生其實也沒有那麼悲觀,彷彿又記起瑜珈老師說的,感謝這個大地孕育各種生命,以一種無私的供給,沈默的承受,回應人類自私的行為。

鏡子前,小小的無傷大雅的爭奪之戰在兩個無邪的笑容裡展開,耳朵裡聽到的雖然不是熟悉的語言,但是她們手中高傲的不可一世的戰利品已經宣告她的珍貴。我也看到好多好多發亮且閃著光芒喜悅的眼睛,那代表著一種自信以及獨一無二的審美眼光,那是比我們更烏黑更溫柔的眼神,皮膚也比我們黑但笑容卻比我們更為清楚簡單。一袋一袋的裝著滿滿的幸福回到棲身之所,再一包一包的寄回自己的家鄉。

提著兩包衣物,沒有負擔的開心的表情勝過自高級百貨店血拼後複雜的心情。走出早市,身旁圍繞著的只有充滿感恩的歌聲。擁有她們我的心中也充滿感恩。這個世界產生的只有多還要更多,也常常快速旋轉的讓我不知所措。看過洗衣機脫水沒有?轉阿轉,攪阿攪的,褲子衣服攪在一起,感情現實纏在一起。 高速旋轉產生很大的離心力,水分就在此時被甩的一乾二淨。離心力,以最大的圓周繞著核心快速的跑,跑快了也就可以飛,心也在這個時候離開了,剩下中間都是空的。最後,衣服乾了,情感也乾了。

上個世紀還有人花幾個月只為完成一件百納被,衣物破到沒辦法補,沒辦法穿的衣服也只剩下最原始的面貌。花的靈魂仍然在那,幾何圖形依舊亮眼。這是阿弟幼稚園畢業時的新衣服,那條格子裙阿姐高中時好愛好愛,現在人長大了,也可能胖了,再也穿不下。捨不得丟遂又拾起,拼拼湊湊完成了美與記憶的總和。我不會縫百納被,生活也沒有那麼多必需,在新與舊之間,我思考著人生無限的輪迴。
(2012.1.11人間福報副刊)

關注

Get every new post delivered to your Inbox.